內文

法奶日報www.lulijen.com【已刊文章,請點閱版首左側目錄】

南朝金粉(57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

是不是天天喝那種補湯,把胎兒補得特別健康,才得以安然度過早出娘胎的難關?

由於不足月,這個女嬰特別瘦小,四肢更是細得可憐,唯有臉上略見一點嬰兒肥。她的臉型介於茂蓁的容長臉與檀演的方圓臉之間,長短適中,只可惜並非橢圓的鵝蛋臉或橢圓帶尖的瓜子臉,而是顴骨部位比額頭稍寬,略呈菱葉形。

茂蓁看女兒儘管菱形的輪廓不夠標準,五官倒是都長得不錯,而最值得注意的是遺傳了自己白淨的皮膚。湛之來看孩子時,則故意誇張優點,說女兒肌膚潔白,要給她取名為褚潔。

湛之抱着褚潔,愛不釋手。茂蓁怕他手痠了,請他把潔兒放下來,去吃午飯了。湛之竟說:妳讓我再多抱一抱女兒吧!這可是我第一個女兒,說不定也是唯一的啊!

此話言淺意深--- 湛之愛屋及烏,把潔兒視如己出。茂蓁聽了,感動得無以復加,原本因喪母而低落的心情也略微振作了一點。

產後的茂蓁特別感念母親,太遺憾母親沒能見到潔兒!悲傷造成她肝氣鬱結,而乳屬肝經,難怪她沒有奶。所幸,湛之早已請了乳母。茂蓁實在感謝湛之設想週到!

湛之把潔兒交還給茂蓁時,告訴茂蓁一個意外的好消息:原來就在這一天早晨,亦即褚潔出生後第二天早晨,劉若男發覺自己月經遲了,派人找大夫來把脈,竟然驗出了孕脈!

劉若男嫁給褚湛之已有八年多,在此之前從未懷過一胎,而且吃過很多補藥都無效。因此,劉若男曾以為自己有治不好的不孕症,怎麽也意想不到會懷孕!

本來,由於褚潔生於她外婆喪禮當天,劉若男認為不太吉利,並不打算送賀禮給茂蓁。然而在發現懷孕之後,喜出望外的劉若男猜想:這也許是茂蓁母女倆帶來的運氣?這種想法使得劉若男不但鼓勵湛之去看茂蓁母女,又差遣溫嬤嬤包了一個大紅包給茂蓁,還送了一個金鎖給褚潔。

在劉若男看來,褚潔反正是檀演留下來的骨肉,並非茂蓁跟湛之生的。劉若男因此沒有嫉妒心理,對褚潔樂得表現慷慨。褚潔滿月時,儘管因是庶出的身份而沒有宴客,劉若男卻叫廚子染了許多紅蛋,派人拿出去分贈親友,等於承認了褚潔作為湛之的庶出女兒身份。

至於湛之跟郭睞所生的褚淵,則因為郭睞已經遠離了,劉若男很能容得下這個出奇漂亮的男孩。

甚至,曾有一段時間,劉若男想要認養褚淵。那樣能夠把褚淵的身份從庶子提升為嫡子,湛之當然不反對。

問題是,每次劉若男叫乳母教褚淵對她從大娘改口叫,褚淵雖然足歲才一歲多,卻深深記着他的生母,知道大娘不是他的親娘,怎麽也不肯改變稱呼,照叫大娘不誤。劉若男氣得差點要動手打褚淵,卻看在湛之面子上而住了手。

各界惠賜各類創作稿件,emaillulijen46@gmail.com   

  歡迎轉載,但務請註明出處    --編者—

【法奶日報www.lulijen.com2020.9. 17.刊,9-2698




刊登日:2020/9/17
瀏覽人數:106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