內文

法奶日報www.lulijen.com【已刊文章,請點閱版首左側目錄】

白話莊子章纂12       盧立人

           第二十八章  讓 王

           第六節  隨侯之重

「隨侯」之珠,相傳是很珍責的珠寶,而人的生命,重於一切,又怎可拿隨侯之珠來相比?這是「莊子」在本段的結語。現先來介紹這段的說法:

魯君聞顔闔得道之人也,使人以幣先焉。顔闔守陋閭,苴布之衣而自飯牛。魯君之使者至,顔闔自對之。使者曰:“此顔闔之家與?”顔闔對曰:“此闔之家也。”使者致幣,顔闔對曰:“恐聽者謬而遺使者罪,不若審之。”使者還,反審之,複來求之,則不得已。故若顏闔者,真惡富貴也。

魯國國君聽說「顔闔」(魯國的隱士)是一位得道的人,所以派人先送幣帛去。顔闔居住在陋巷堙]守陋閭),穿著粗麻布衣(苴布)而親自喂牛。魯君的使者來到,顔闔親自接待他。

使者問:這堿O顔闔的家嗎?顔闔回答:這裡就是顔闔的家呀。使者送上幣帛,顔闔說:恐怕聽話的人聽錯了,而給使者帶來罪過,不如再問個明白。

使者返回,查問清楚了,再次來找顔闔,則找不到了。像顔闔這樣的人,真是厭惡富貴的呀!

以「顔闔」婉拒魯國國君禮物,來凸顯得道的人,真是厭惡富貴,恐怕說服力有所不足。

因為即使到今天,馬前及蔡政府所任命的人,很多不是第一人選,換句話說,不少原本列為理想中的人選,常避而不就,是以並非人人見貴心喜!

可見「顔闔」尚稱不上是特立獨行。

此非筆者信口開河,而是有媒體報導可據。

且大家熟知的孔子弟子顏回,也是:「一簞食,一瓢飲,在陋巷。人不堪其憂,回也不改其樂。賢哉,回也!」(見「論語」,雍也第六),況也曾有不願做官的表態。

在此要一提的是,惜顏回早故,子曰:「噫!天喪予!天喪予!」;顏淵(即顏回)死,子哭之慟。從者曰:「慟矣。」曰:「有慟乎非夫人之為慟而誰為!」

令人不解的是:顏淵死,顏路(顏回之父)請求以孔子之車以為之槨。

子曰:「才不才,亦各言其子也。鯉(孔子的兒子)也死,有棺而無槨。吾不徒行以為之槨。以吾從大夫之後,不可徒行也。」

且顏淵死,門人欲厚葬之,子曰:「不可。」門人厚葬之。

子曰:「回也視予猶父也,予不得視猶子也。非我也,夫二三子也。」(見「論語」,先進第十一)。

孔子的作為,一是以自己的兒子作比較;一是因顏回僅具平民身分,所以不同意厚葬,而且表明不能無「車」而「徒行」於大夫之後,這也許是老、莊批評孔子談「禮」的另一因素!

此就現代的人來說,至少,筆者不能認同此一做法,古代所謂請皇帝追封的事例很多,今天民主時代,入祭忠烈祠或追贈的特例,亦所在多有,如堅持儒家「傳統」思想,很多事都不可為,蓋不符孔子的理念也。

從以上所說的過程來看,孔子的執著,似乎缺乏權變,如果以這樣的態度,面對千變萬化的世事,恐難從容處理。

滿清入主中原後,深受儒家思想的影響,乾隆的閉關自守,致中國落後西方若干年,且險遭瓜分之厄,恐其來有自!

各界惠賜各類創作稿件,emaillulijen46@gmail.com

     歡迎轉載,但務請註明出處    --編者—

【法奶日報www.lulijen.com20120.1.20.刊,9-2536




刊登日:2020/1/20
瀏覽人數:921